科举舞弊可杀头,高考顶替会如何

原标题:科举舞弊可杀头,高考顶替会如何

最近曝出的高考顶替事件,让很多人愤怒——有人偷窃了别人的高考成果,却没有受到严惩的迹象,在古代,这是杀头之罪啊!

这里所说的古代杀头之罪,是指历史上出现的科举或科场舞弊,一旦被朝廷发现,往往是朝廷震怒,涉案者哪怕有高官大员,也难免“人头滚滚”。

众所周知,曾几何时,高考对于平民子弟而言,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把他们的高考成绩以冒名顶替的方式夺走,几乎等于毁掉他们的一生。这比偷人钱财,要恶劣太多。

但从曝光的案例来看,冒名顶替者受到严惩的并不多,或者说最多就是像山东的顶替者陈艳平那样,停掉工作而已。小偷被抓,至少还要“铐到”派出所,可是偷高考通知书的“贼”不仅没被拷走,还能嚣张地威胁被偷者。

于是就有人怀念科举时代的严刑峻法。

高考与科举确实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确实都牵涉到考试公平,都是平民子弟上升的独木桥。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如今维护考试公平的力度不如科举时代?

提出这样问题的人,或者说怀念科举严刑峻法的人,只注意到了高考与科举表面上的一点相似之处,却忽略了二者的本质差异,更忽略了科举舞弊与高考舞弊“受害人”的差异。

先说第一项,科举与高考的本质差异。

科举制度,从形式上是从民间给朝廷搜罗出读书人中精英,帮助朝廷治理帝国。但这个制度从被发明创造出来那一天起,它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抑制豪门大族的权力,而不是给平民提供上升的机会,后者只是一个副产品。为什么要抑制豪门贵族?因为他们持续做大,将会威胁皇权。

科举这个伟大的发明是从隋朝开始的。在那之前,选拔官员用的是九品中正制,是曹操那会儿发明的,是对之前的察举制的升级版。无论是九品中正制还是察举制,本质上都是“做官靠推荐和考察”。谁推荐谁考察?权力显然在具体执行的官员那里。试想,若你有这样的推荐权,你肯定会推荐“自己人”!所以“推荐考察”这一制度天然地适合搞“裙带”和“腐败”。1979年中国高考制度恢复之前,也有若干年实行“推荐上大学”,推荐优秀的工农兵学员。但事后发现,被推荐的基本上都是有“家庭背景”的子弟。

这样的制度演变下去,必然是官位世袭权力世袭,导致一些家族势力做大,从而威胁皇权。九品中正制从曹魏时期用到隋朝300多年,是中国大动荡的魏晋南北朝时代,朝代更迭频繁,但一些豪门大族却坚如磐石。不管谁家当皇帝,那些豪门总能分享权力。甚至于,如果得不到这些豪门的支持,皇帝就很难当下去。

隋朝,中华大地再次出现统一的、幅员辽阔的大帝国。为了避免皇权再次被豪门大族侵蚀,隋朝改革了选官制度,推出了伟大的科举制。通过考试,从民间读书人中选拔官员,削弱击豪门大族的势力。

科举制度的核心功能就是维护皇权——既能打击豪门大族瓦解其权力的世袭,又能让天下的读书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一举两得。

这么分析下来,你会发现现代的高考与科举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

高考只是高中生获取高等教育机会的一次考试,尤其是在20多年前大学生不再“包分配”之后,平民子弟考即便考上了名牌大学,还是平民。高考绝无科举那种“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功能。

由此我们就要谈到第二个问题,科举舞弊与高考舞弊的受害人有什么不同。

差异太大了。科举舞弊的受害人实质上是皇帝和皇权,既然如此,那么科举舞弊就是冒犯皇帝和皇权,必然是“欺君之罪”。而高考舞弊的受害人呢?不过某个具体的学生罢了,往往是贫困的农家子弟,跟“皇权”不沾边。

皇权时代,最大的罪过就是冒犯和威胁皇权。既然科举舞弊是君之罪,那么用这种严刑峻法,杀头、发配,都是顺理成章的。

这种严刑峻法不是维护科举考试的公平,也不是为了维护读书人的权益。想做官的读书如同韭菜,一茬又一茬,从来就不缺。不缺的东西,怎么会受到特别的关爱。

总之,在皇权时代,所有的严刑峻法都是用来捍卫皇权,而不是不为了保护弱小。凡是危及到这两项的,必然大刑伺候。

那么,高考舞弊算个什么罪状呢?据说连律师和法学专家都头疼。

知名刑罚学者罗翔说,冒名顶替案有一个罪可以追究,即,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罪。那么这个罪会遭到什么样的处罚呢?刑法中说,情节严重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罗翔似乎有点不甘心,他又请教了行政法方面的专家,得到的答案是,冒名者学位随时可以撤销,相关人员可能涉及行贿罪渎职罪云云。

总之,按照法律,高考冒名顶替的罪过,距离杀头和发配远着呢。

回到历史——历朝历代都有很多严刑峻法,但这些高压线,都是为了避免强者被冒犯而非为了保护弱小受害人。返回bob电竞馆,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bob电竞馆号系信息发布平台,bob电竞馆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bob电竞馆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