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拍的动物,居然是大熊猫?

原标题:最难拍的动物,居然是大熊猫?

近日,

秦岭主峰太白山5年来首现野生大熊猫,

野外调查队员拍摄的珍贵视频,

实证大熊猫在冰凌沟的回归!

画面中隐约可见,

一只大熊猫灵巧地爬上树干,

因为调查队员害怕惊扰到它

拍摄距离很远。

画面不甚清晰也侧面说明,

想给野生的国宝拍照,

难度非常大。

野生熊猫难以觅得,

其实就连人工放养的大熊猫,

拍摄起来也是困难重重。

比如卧龙栖息地里放养的大熊猫,

生活在大片栖息地里,

藏在茂密的竹林中,

想找到它们都很困难。

一只大熊猫宝宝躺在碧峰峡大熊猫繁育研究中心的草地上

摄影:AMI VITALE

拍摄大熊猫,堪称《国家地理》摄影师 Ami Vitale从业20多年来遇到的最大挑战。这位美丽的摄影师去过100多个国家,也曾在硝烟弥漫的战区感染疟疾;她在肯尼亚草原上拍摄长颈鹿孤儿,目睹最后的雄性北白犀离世, 而拍摄熊猫却成了她至今拍摄时间 最长、自认为最难的选题 —— 连续3年,Vitale前往次数最多的两个地方是卧龙和碧峰峡。由于最终目标是把在保护区出生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因此国宝们受到严格保护,严禁人类接触,这无疑增加了Vitale的拍摄难度。

拍摄熊猫之前,

Ami Vitale是这样的——

而当拍摄开始时,

她变成了这样——

这不仅仅是伪装,

衣服、面罩需要沾满熊猫排泄物,

全身被臭气包裹,

日夜蹲守拍摄。

只有这样,

熊猫才会认为你不是人,

而是一只看起来有点奇怪的大熊猫。

在卧龙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这只大熊猫宝宝正在好奇地探索着自己的一片小天地。

摄影:AMI VITALE

竹林后藏着一只大熊猫。它大部分时候都待在周围,对着最爱的食物大快朵颐。熊猫曾经既吃肉,又吃植物。至少200万年前,它们的食谱变成了竹子。

摄影:AMI VITALE

在碧峰峡大熊猫繁育研究中心,游客们站在屋外,看大熊猫饲养员和两个宝宝玩耍。

摄影:AMI VITALE

卧龙核桃林中心的工作人员身穿熊猫服,正在对人工圈养环境下繁殖的熊猫进行野化放归训练。

在碧峰峡大熊猫繁育研究中心,大熊猫饲养员张鑫正在为熊猫宝宝称重。“我们每天都要照顾成年大熊猫、大熊猫宝宝,要知道它们吃了多少,拉了什么样的便便,精神好不好。我们希望它们健健康康的,”张鑫说道。

摄影:AMI VITALE

如今,在人们的悉心呵护下,

大熊猫的保护态势正在越来越好。

目不能视,近乎无毛,只能发出吱吱的声音,体重是妈妈的1/900……这就是大熊猫宝宝。不过别担心,这种状态不会持续太久。大熊猫是生长速度最快的哺乳动物,一个月时间里,体重就能从0.1增加到1.8公斤。

摄影:AMI VITALE

3个月大的宝宝正在碧峰峡繁育研究中心的熊猫幼儿园里小睡。诞下双胞胎的大熊猫妈妈往往分身乏术,没办法对两个宝宝给予同样的关注,所以饲养员会定期照顾宝宝,减少妈妈的负担,同时也确保每个宝宝都能良好成长。

摄影:AMI VITALE

两只在碧峰峡大熊猫繁育研究中心的熊猫宝宝

摄影:AMI VITALE

在都江堰大熊猫中心,6个月的大熊猫津津有味地咀嚼着胡萝卜。

摄影:AMI VITALE

上世纪80年代,

野生大熊猫总数1200只;

汶川大地震前的2003年,

数量达到1596只;

2015年公布的数据显示,

野生大熊猫总数已达1864只(不包括幼崽)。

2016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IUCN)

将其从濒危物种更改为易危物种

在碧峰峡大熊猫繁育研究中心,一群熊猫幼崽被带出来拍照。

摄影:AMI VITALE

1869年以前,

几乎没有外国人知道中国密林深处,

存在一种巨型黑白生物。

摄影:AMI VITALE

1869年3月,在四川宝兴县,

法国传教士Armand David,

盯着一种奇特的黑白毛皮入了神,

遂决定从当地猎人手中买下这具动物尸骸,

运回了法国。

经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科学家鉴定,

定名为 Ailuropoda melanoleuca

(小熊猫般的黑白动物)。

从此,大熊猫正式进入人类文明的视野。

在都江堰大熊猫中心,6个月的大熊猫正在玩耍。1岁时,大熊猫宝宝会被送到这里互相熟悉。这些大熊猫终生被圈养,而野外的那些则喜欢独居生活。

摄影:AMI VITALE

由于伐木、道路建设、

农业、其他人类活动,

再加上自然灾害,

大熊猫的栖息地一度遭到破坏,

种群数量减少。

摄影:AMI VITALE

除此之外,

大熊猫为什么一度“濒危”,

也要怪它们自己“太不争气”。

熊猫宝宝在八九个月到一岁之间会脱离妈妈的怀抱,然后和妈妈在一起生活两年时间。

摄影:AMI VITALE

大熊猫的食物来源非常单一,竹子是最重要的食物来源,且食量巨大,每天都要吃掉 相当于成年男子体重的竹子,所以一旦竹林遭到破坏,其生存就会受到严重影响;

在碧峰峡大熊猫繁育研究中心,大熊猫妈妈抱着她的宝宝。

摄影:AMI VITALE

本图摄影:KEREN SU, CORBIS

独居型动物,标准肥宅,除了吃就是睡。只在发情季节才会考虑求偶和繁殖。即便如此,由于缺少特殊气味指引以帮助寻觅配偶, 就算想找对象时也并不一定能找得到

熊猫“钢管舞”

大熊猫 一般只生育一次。母熊猫生产的时候,离地较高,幼崽会“啪一声”摔在地上。即使分娩顺利,养活孩子的道路上也布满崎岖;

在碧峰峡大熊猫繁育研究中心,瑛华和它的宝宝。

摄影:AMI VITALE

熊猫幼崽无法自行排便,人们发现这个情况之前有许多人工繁育的熊猫幼崽死于便秘。

摄影:AMI VITALE

好吃懒做、适应性差,

食谱单一、不思进取,

对自己的“人生大事”漠不关心,

不好好生孩子,

生了孩子也消极怠工,

能幸存到现代,

果然 一路艰难把自己走成了珍稀动物

在卧龙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两只大熊猫宝宝正在练习树上攀爬技能。出生在这里的大熊猫不会和人类有任何交流,希望它们能在野外生活。

摄影:AMI VITALE

在碧峰峡繁育中心,这三只大熊猫宝宝由同一个妈妈抚养长大。把虚弱的宝宝或是被生母拒绝的宝宝,送到代理妈妈身边,有助于提高幼崽的存活率。

摄影:AMI VITALE

但是能拿你有什么办法呢?

熊猫只要打一个滚儿,

依然能萌化全世界人的心。

经过20年的研究,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们

终于解决重重困难,

熊猫宝宝的存活率已经高达90%。

近30年熊猫数量持续增长,

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因为——

还好它们遇到了人类。

大熊猫妈妈带着宝宝一起在卧龙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围场里玩耍。这只宝宝正在接受返回野外的训练,但首先要确保它能独自生存,包括能认出捕食者。

摄影:AMI VITALE

在卧龙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草草和两岁的宝宝华娇一起探索围场。没有了人类的影响,草草会逐步训练宝宝在野外生存。

摄影:AMI VITALE

点击下图购买

《华夏地理》2018/2019年典藏版

进入《国家地理》官方微店尽情选购

如果你看了这篇文章,

就点一下“在看”吧!返回bob电竞馆,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bob电竞馆号系信息发布平台,bob电竞馆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bob电竞馆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