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带走了我的仙女梦

原标题:她带走了我的仙女梦

她是95版《武则天》里的徐惠、《康熙王朝》里的容妃,她是电视剧《唐明皇》的服装设计师,她参与设计的壁画《沃土》《宝藏》被列入人民大会堂甘肃厅……在美人辈出的90年代,她独占一份美感,她就是李建群老师,一位才貌双全的女子。

来源:柳飘飘了吗(ID:DSliupiaopiao)

作者:柳飘飘

“一代人的芳华逝去了。”

看到这条消息时,飘突然想到这句话——

服装设计师、演员李建群病逝

李建群是谁?

《武则天》里的徐惠,《康熙王朝》里的容妃。

她的名字,其实没有角色红。

角色又没有剧红。

或许称不上是一代人的记忆。

她更象征的,是一代美人的芳华。

也是那个打开电视,衣香鬓影,名伶云集的国剧黄金时代。

和没赶上的人,一起去领略一下——

01

即使在千人千面的旧时光美人里,李建群的气质也是特别的。

眉目含情,神态忧郁,出场自带雾气感。

唇边一点痣,极具辨识度。

有貌,更有才。

她是个多面手,13岁考入武汉歌舞剧院,因为伤病无法再跳,弃舞从画。

对绘画也有天分,不仅考入上戏舞美系。

25岁参与设计的壁画,还被列入人民大会堂甘肃厅。

看外表,或许还有人get不到她这清苦出尘的款,更喜欢甜美一派。

但,作为服装设计师的李建群,毫无疑问,是无数美人的加持者。

1990年的《唐明皇》,几百套服饰,由她一手设计。

李建群手稿

为了还原大唐风韵,她四进敦煌、七下西安,临摹了无数壁画。

虽然这些细节,都是后来剧组人员爆出来的。

不多说,看成果。

算是老一辈国剧人做事的准则。

像演杨贵妃的林芳兵,超级大美女,为这个角色,短期内增肥了30斤。

好吧,事实证明美女咋样都是美女

配合李建群的服饰设计,她活脱是簪花图里走出的贵妃。

而之后的几年,由李建群、毛戈平、杨树云组成的“梦之队”,成了国产古装剧的审美标杆。

这三位,平时出手,已是神来之笔。

三人合一,更是神仙炫技——

超梦幻阵容,95版《武则天》。

毛戈平化妆,杨树云造型,李建群设计服装。

李建群的服装设计,有鲜明的特色。

一来,考究,但不拘泥。

她把传统服饰的留白之美和戏服所需的鲜亮抓眼综合得很好。

在尊重制式的前提下,又能做到上镜美观。

《武则天》里梁丽饰演的太平公主。

头戴道教莲花冠,这个扮相就很有门道。

因为太平公主8岁时,以替已经去世的外祖母荣国夫人杨氏祈福为名,出家当了女道士,太平这个名字,其实是她的道号。

虽然说是出家人,但这姐一直住在宫里,且深受娇宠,该泡帅哥、抢面首都不耽误。

所以这莲花冠设计得也带些花样,衣裳素白,却纹绣精美,不失身份和美观。

飘以前说过,逐渐厌烦国产剧吹服化还原了。

主要因为,大多都是半吊子,在鸡贼地掩盖剧情上的干瘪虚乏。

正经大师,哪怕功夫做得细致到家,也会自谦一句“戏服”,而不是什么完美还原。

毕竟,戏服的搭配和放量以及用材,还是以上镜漂亮为首要目标的。

李建群的服装设计,对演员塑造角色也有大功劳。

她的设计构思,甚至精准到人物、情节、场次。

苗乙乙演的贺兰氏。

从少女兰儿到魏国夫人,地位性格的变化,在服装上就看得分明。

茹萍演的上官婉儿。

才女的端秀,女官的威仪,也都兼顾。

郑爽演的王皇后,和于慧演的萧淑妃。

出场,永远是一个梳正髻戴正凤,一个梳偏髻戴偏凤,这些细节爆炸就不提了。

一个性格直率,不懂伪饰。

服色鲜亮符合皇后之尊,却死板无趣。

一个在服装饰物上,都小心机挺多,更显宠妃的妖乔。

再看刘晓庆的武则天。

服装用色大胆却衬气色,配合杨树云参考唐代人佣梳的发髻,再加上毛戈平的神级化妆术。

说晓庆阿姨这时已经40岁了,你敢信?

而人物一路走来的境遇高低,也都写在衣服里——

在后宫干了N年的才人,陷入事业瓶颈期的武媚娘,低调素雅。

从感业寺还朝的俏尼姑。

虽然头发还处于尴尬期,但因为正得宠,服色十分鲜妍。

刚封后的一身,杏黄底色,草绿滚边。

绣着夏虫和合欢花,显出这时和李治感情比较融洽。

夜劝上官仪,打扮素净,一头银饰。

猛拗“无人懂我”的贤后人设。

至于眼界和欲望的不断攀升,更是随服饰变化彰显。

一部戏看下来,全员绝色就不说了。

全套高定仙衣,飘都想要。

02

做幕后,李建群既是全剧美人的托底,也是衣襟上最耀眼的花。

走到荧屏前,虽然很少演女主,但她的角色,也总能被人记住。

《唐明皇》里的武惠妃,超会抓尖拿错。

没错抱着的是大幂幂

《康熙王朝》蓝琪儿的母亲容妃。

却又是不争不抢,人淡如菊。

而李建群的角色,飘最喜欢的,还是她在《武则天》里的徐惠。

戏份不多,却很有大才女的风仪。

徐惠出场的一段戏,编排很妙。

这本是武媚娘第一次侍寝之夜——

因为等了太久才接到侍寝消息,她有些抱怨。

却不忘打点御前的公公。

跟着,是媚娘洗澡、着衣、梳妆一系列让人涨见识的工序。

少女叽叽喳喳了一路,连“去了势”的太监也觉得她可爱。

最后等不及,跳下轿子,引得内侍们满长廊追她,画面俏皮香艳。

这长长的铺垫,很有女主排面了。

似乎也该她这个大唐截胡者闪亮登场了?

不,远远地又抬来一位佳人。

是前半夜陪驾的徐惠。

春山作骨,秋水为魂。

戴一头的点翠,据说是剧组借来的真古董。

媚娘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只是帝王后半夜的替补队员。

她一向自恃貌美,之前动不动把“徐才人有我美吗”挂在口边。

但尚未长成的一朵春花,在满轮秋月面前,还是有点自卑。

满脸的“姐姐你好美”。

刚从轿子上跳下来的腿,也顿时不嗨了,蔫蔫地回了轿子。

下意识也学起了姐姐的风姿仪态。

徐惠这出场,夺主了。

却不喧哗。

而像这种没女主光环的事,还一件接一件。

媚娘因为冲撞了皇上,很快失宠。

但她很有上进心,你不就比我得宠么,我就来学习你的邀宠法门。

穿得红艳艳的,上门去请教。

第一次搭话,姐姐不理她,只顾写字。

眼力见很强的媚娘,帮着研墨添水,姐姐康康我。

第二次搭话,姐姐嘴角轻蔑。

第三次姐姐终于开口了,却是教训阿武——

以色侍人,能好几时?

简短的八个字,暴击了年少的媚娘,从此明白了人要多读书的道理。

初遇、请教、指点,几段连着的戏,把一个暂时缺乏大见识,但渴望提升、行动力强、又很懂人情世故的少女媚娘。

和颇有头脑的高冷贤妃,都描画出来了。

而回到徐惠的主场——

她这不以脸蛋邀宠的贤妃人设,倒也不是乱编。

历史上的徐惠,本就大有才名,四岁熟读经诗,八岁就能写文章。

入宫后,还曾劝过唐太宗不要大兴干戈,避免百姓受流离之苦,太宗很敬重她。

但,这姐姐也不是一味高冷,有时也很有小女儿情趣。

有一次,太宗召见徐惠,徐惠却不像一般嫔妃,听了君命就赶着去侍奉。

反而久久不至,太宗生气。

徐惠就写了一首《妆殿答太宗》给他——

我早上起来对镜梳妆,化完后还要照影徘徊一番。

想来古人千金才买得美人一笑,陛下传召我一次,我就要来么?

老傲娇了。

而95版《武则天》也在媚娘的故事里,简单带过了这段小插曲。

李建群写完了诗,先是不动声色,缓缓读来。

到后面急拐弯地反问皇帝,飞吊的眉眼,带点戏谑的笑容,娇俏但不轻浮。

十来秒的戏,一个外能谏告君王,内有鲜活气息,不屈己,不谄媚的绝代佳人就出来了。

可惜,像这样一个在男人的青史堆里,尚且有才有志有情的女子。

到后来的国产剧里,就都变成衬托白莲花女主的恶毒女二了。

《武媚娘传奇》

扯头花、拿腔拿调、栽赃嫁祸、下药堕胎……为了争宠,什么抓马事件都干得出来。

虽然,乱编也是改编。

但这种立意,不得不说,有些编剧是有些狭隘在脑子里的。

03

一路看下来,是不是觉得现在的国产剧,在服化设计和人物塑造上,都一路滑坡?

很不幸,这感觉没错。

妆发?

简单对比一下,眼睛伤害太大——

95版苗乙乙的贺兰氏,和马思纯版的。

厚重锅盖头+美瞳一字眉+死亡芭比粉,就问你怕不怕。

服装?

和风床单了解一下。

人设?

那飘就要跟你唠多一点了。

还是先看看前面说的徐惠——

历史上的徐惠,虽被太宗特赦,不用去感业寺出家。

但太宗驾崩后,她哀慕成疾,拒绝吃药,年纪轻轻就去世了。

95李建群版的徐惠之死,不仅尊重史实,还注入了一些编剧的思想,使人物更完整耐品。

弥留之际,徐惠替即将出家的媚娘和时间不多的自己叹恨——

又能怎么样?

徐姐姐对媚娘来说,一直就是一个启蒙式的人物。

她的死,填补了媚娘虽然笃信“上天既容不得女人,又为何造出女人”,但一直困宥在如何争宠小格局里的空白。

那空白叫做——其实我们,不止于此。

我们或许能。

而到了张钧甯版,恶毒版徐惠,就彻底成了反衬白莲花女主宽容大度的工具人。

因为她中途黑化,作了很多妖。

最后想有个善终,还得求被她残害过的塑料姐妹原谅。

女主果然不计前嫌,流了几滴泪,想要帮她完成心愿。

但我寻思武媚娘这会应该都自顾不暇了,还能决定你葬在哪里?

这些过于低能的情节,往大了说,是国剧在立意和考究上的失落。

而往细了看,光在女性角色塑造上,国剧的滑坡也是明显的——

老版武媚娘,初入宫就很懂世故,渴望变强,情节设定她在侍寝第一夜,撞到了龙袍。

她能坦然表现出好奇,和忍不住对权力象征的触摸。

而后来,国剧吹来吹去的所谓大女主呢?

她们总是因为男人的伤害,以及女人之间的友情太过塑料,才不得不被迫“黑化”。

放弃了自己爱的男人,再被一群备胎推着,不情不愿地走向巅峰。

反正,不能是她自己想要的。

编剧好像阳痿一般,避讳女人能够渴望变强这件事。

于是我们看到,就连一代女皇,也能被写成傻白甜。

而阿武内心的真实愿望,是做一个贤妻良母。

阿武:朕没有,朕不是

所以说,我们不舍才女,最不舍的是什么?

不只是一个人。

而是她所代表的匠心精魂。

是她和老一辈艺术家们,为我们、为国剧创造的那个精美绝伦的梦境。

周洁舞蹈 《霓裳羽衣曲》李建群设计服饰

而我们总提及老剧。

想提的,又是什么?

是虽然夸它“人均绝色”,但一眼望去,各不相同的美丽。

是原来一堆女人的戏里,也不止有傻白甜和恶毒蠢两种女性,不只有撕x。

而是各有性格,各有命运,各自成全。

是在一堆男人的戏里,也能为一个女子另编结局。

不是让她爱上被她摆弄过的谁谁,也不是因为“红颜祸水”被谁斩于月下,单写一首角色歌,饱含对她的敬意和祝福。

《貂蝉已随清风去》

我们想提的,是那种真正深刻的思想和广博的立意。

而不是,吹着大女主,却拍着牌坊精们。

而当飘刷个老《三国》,看到老一辈艺术家冒险为貂蝉拍的隐退归去的结局,被很多年轻人取笑“从良了”“找老实人接盘去了”。

当李建群老师如此高度的大才女去世,有人却还是着眼于她有没有结婚,有没有生小孩。

我突然感觉——

牌坊,已经盖进了很多人心里。

点个 在看期待这个时代留下更多经典

返回bob电竞馆,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bob电竞馆号系信息发布平台,bob电竞馆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bob电竞馆热点
今日推荐